小火团FM 红色通安第二章节

红军抢占了皎平渡后,5月3日,经过战斗动员后,干部团三营的两个连(留了一个连警戒皎平渡口),在团参谋长毕士梯和肖劲光的带领下向通安进发。

皎平渡至通安有40余里。战士们攀登的赭红色山不是“火焰山”,胜似“火焰山”,酷热难耐、汗流浃背,脚下的路依山而凿,既蜿蜒又曲折,一边是绝壁高万仞,另一边是悬崖深万丈,许多地方,只能容一人通过。经过近3个小时的攀登,三营战士来到了高三百多米、怪石嶙峋的“狮子山”。敌军刘北海营就驻守在这个高地上阻击红军。红军发起反击,以迫击炮、重机枪压制敌人火力,红军战士则以巨石、沟壁为掩体,艰难地向敌人阵地靠近。经过一个多钟头的拼搏,红军在紧靠敌人阵地的下侧,聚集了一个排的兵力,突然发起冲击。敌人动摇了溃退了。红军战士穷追不舍,在通安街上缴获了一些枪械和两门迫击炮。因怕孤军深入,三营主动撤出通安,在狮子山设防,等待主力部队到来。5月3日晨,率领干部团前卫连夺取金沙江皎平渡口后,干部团急往通安镇。据《回顾长征》一文所载,“干部团过江后,团主力则由北岸的深谷,急行至三十里外的高原,击溃川军援敌。”表明打垮防守渡口的守军后,次日与会理来援川军发生遭遇战,地点在通安北30千米的望城坡(也说“一把伞”附近)。干部团主力击溃增援的刘元瑭旅一部,占领望城坡高地后,欧洲杯为掩护后续部队过江,没有乘胜追击。

刘北海吃了败仗,一面火速向刘元塘报告江防失守、狮子山头败北;一面带领一百多名残兵向会理城溃退。刘元塘(刘文辉的族侄)亲率二十九团一、三营,旅部手枪连、工兵营,迫击炮连等近两个团的兵力,向通安飞奔而来,妄图把红军堵回云南。刘元塘行至雷打树梁子与刘北海残兵相遇,即合兵一处向红军反扑。正当三营狮子山鏖战敌刘北海营的时候,陈赓团长过江了,乘坐担架率干部团主力驰援狮子山,与三营合兵一处向通安进发。黄昏时分,刘元塘率兵也赶到了通安,通过坝心村抢占了一把伞梁子制高点。陈赓团长指挥若定,根据地形,果断命令:二营从正面佯攻;一、三营从右翼迂回包围,欧洲杯攻击敌之左侧。一、三营战士迅速占领了小高地(寒婆岭周围)。在特科营重机炮连的迫击炮、重机枪的支援下,一、三营战士不断对敌人发起攻击,攻上一把伞梁子后,敌我双方短兵相接。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敌手枪连连长熊联勋,在肉搏中当场毙命,敌排长庞云等被红军生擒。红军战士数度冲到了敌旅长刘元塘身边,刘元塘见大势已去,方挥手退兵。其特务营第二连连长陈跃然因为跑慢了一步,还是死在了红军的枪下。

陈赓团长传令:“乘胜追击,没有命令,不准停止。”干部团战士“横扫千军如卷席”,沿着通安到会理的大道追敌15里,直至今五家村,接到骑兵送来“停止追击,就地警戒”的命令后,方才收兵。干部团在向通安开进途中,与川敌刘元瑭1个团遭遇,将其击败,刘部逃回会理,干部团夺占通安。这一仗,干部团仅伤亡12人,击溃敌两个团,歼敌100余人,俘敌600余人。打扫战场时,敌尸体中校尉级军官不少。刘元塘沿途收得残兵400余名,气得大哭,连夜退守会理城。

数十年后,还有通安老一辈们津津乐道当年这些“戴铁帽子(钢盔)的红军”,说那些红军战士看起来都是十几岁,还是“奶声奶气”的娃娃,打起仗来却“硬是一个都打不倒”,身上挎的不晓得是哪样枪,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sdongcheng.com/,欧洲杯一拿下来就“哒哒哒”连起响,打得刘家军丢盔弃甲。由于干部团一天接连打了两个胜仗,军威大震,受到了中革军委的通令嘉奖。红军取得通安之战胜利后,控制了通安,保障了红军陆陆续续地过江,从皎平渡经中武山到通安一路的安全。

5月3日至8日,三万多红军渡过金沙江,陆续来到入川第一镇—会理通安州,红军来到通安,首先就放手发动群众,大力进行革命宣传,告知广大人民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红军政宣部在原通安区公所门前隔壁农户墙上书写大幅宣传标语:“四川的工农群众暴动起来打财富去!”。5月5日,红军胜利占领通安的当天下午,就在通安四方街召开群众大会,号召通安的广大工农群众积极行动起来,打富济贫,共同团结起来与地主恶霸作斗争。一时间,通安变成了轰轰烈烈的红色革命活动区,在通安掀起打倒地主、恶霸,打富济贫的热潮,又在红军的组织下成立了贫农团,选举罗开友为主席,王树芝为副主席,罗发林、罗开聪、马振发为委员。组织了一支近百人的群众武装,驻扎在通安街土司的衙门里。贫农团成立后,积极协助红军打富济贫,开仓放粮,支援红军,为红军带路。贫农团先后到四一、新发、杨家坝、海潮、富乐、竹箐,向年收租五百石的财主“打财富”,并三次将胜利果实分配给贫苦农民。数万红军从通安州通过,对群众秋毫无犯。红军纪律严明,执法如山。

听我家通安镇坝心村老一辈回忆:有个叫张少清的红军(云南人,在红军过云南境内时刚新参军的),因拿了群众的八毫钱、五合红糖及一个水烟袋,被游街示众两天,枪毙在通安镇老乡政府背后的祁家河沟里,红军还在通安街上贴了罪状,昭告群众。新当选的贫农团罗开友主席家就居住在现今通安镇四一水库里面约二三里路的马厂,在他的带领下,广大贫苦农民纷纷来到大地主马连举家(小地名是花房下老屋基处的村庄),撬开大地主马连举家的门仓,分了马连举大地主的粮食、财物。粮食除了分给穷苦的老百姓外,其余的作为军粮。红军在贫农团的配合下,在通安镇各个乡村打财富,斗地主,开窗放粮,救济贫苦人家,宣传革命,一时间,通安的人民纷纷参加红军,广大群众积极为红军做饭、洗衣服、带路。

好了,亲爱的小火团们,感谢您收听今天的《小火团FM》,请持续收听我们下一期节目《红色通安第三节》哟!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周末,您有什么好的故事想和大家分享,请注意文末的邮箱和热线哦,期待分享您的故事,与您共话青春!

共青团凉山州委微信、微博、抖音、快手征稿啦~关于学习体会、生活感悟、工作思考、读书笔记、旅游日志、小视频等方方面面。你的故事,我们想听!欢迎大家投稿给凉山小火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