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经理—小说连载3(版权所有不得转载)

3月16日上午,球队回到东山,大家预想中的风暴并没有如期来临。不过,回到东山基地的球队里气氛还是有些沉闷。整个教练组并没有迎来以往失利后总经理召集的总结会,但牛金和教练组的所有人员还是早早就来到教练员办公室。牛金拿着连夜整理的一摞昨天比赛的资料,低着头看着。其他教练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好,没有一个人坐下,都沉默地站在那里,仿佛一群做错事的孩子。大家知道,这是在等张立总经理。大家就这样等了一会儿,领队王庆走出教练办公室,给刘可打了个电话。

“张总,教练组那边都在办公室呢。”刘可接完王庆的电话,来到总经理办公室,跟张立说。张立皱了一下眉头,问:“什么意思?”

“按照惯例,失利之后都要进行一下分析和总结。”刘可说。“哦”张立略一沉吟,“让他们自己总结去吧,关键是要抓好训练,为以后的比赛做准备。”“好的,张总。”刘可退了出来,给王庆回了电话。

牛金主教练开始开会。他对昨天的比赛进行了简单的总结,牛金首先承担了责任,他说自己曾经在中超带过队,犯下这样的错误是很低级的。特别是对于后腰的安排,在赛前没有交代清楚,使防守陷入被动。

“运气永远属于有实力和有准备的球队的,我们不能怨运气,只有做最好的自己。”牛金最后说。说完,其他教练为他鼓了掌。牛金挥手示意大家做下,开始研究训练前的准备工作。

初春的东山俱乐部基地里绿意盎然,生机勃勃。训练场地上的草皮刚修剪过,明亮的阳光下,和煦的微风中,那股青草的香甜气味儿扑面而来,让人几乎无法抑制自己,不由自主地沉醉在这春日暖阳里。正是下午的训练时间。李长军打开办公室的窗子,看到球队正往场地里去。队伍稀稀拉拉的,队员们大多都是无精打采的样子,不再像以往一样说说笑笑或者搞点儿恶作剧,互相之间很少有人说话。根据计划,昨天参加比赛的一队队员主要是做慢跑恢复和牵拉训练来放松,替补队员要和预备队踢一场教学比赛,来保持状态。

在预备队里,李长军一眼看到了那个倔强的身影,他一个人走在队伍最后,距离前面的队员始终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他有点儿离群索居,又若有所思,仿佛要随时做点儿什么,可能要飞快地冲起来,可能会吼上一嗓子。

和其他队员相比,还显得有些稚嫩的他似乎并不完全属于这个团队,又似乎将整个团队罩在自己的影子里。

丁心!李长军在心里暗暗地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长吁了一口气。李长军突然不想写这次比赛的总结了,他穿上外套,下楼直奔训练场来了。

张立此时已经在场地边上站着了,牛金主教练脸色凝重地走在队伍前,快到张立面前时加快了脚步,过来和张立握了握手。张立微笑着和牛金握了手,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牛金就走上了场地。陆续走来的队员大部分面无表情地和张立点头致意,走上了训练场。张立特意穿上了球队的训练服,显得很随意,脸上的表情和这明亮的天气很相配,情绪看上去非常不错。其实,张立的内心并不平静。看到这些队员,昨天的比赛场景生硬地切进他的脑海,每一个细节都残忍地浮现在他眼前,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但他想到李长军的话,又按捺住了内心的烦躁,让略显僵硬的微笑浮在脸上。

牛金教练简单地将训练前的重点和要求跟教练组和队员又强调了一下,开始训练。

一队昨天参加比赛的队员分组抢了一会儿足球。大家抢得很随意,你倒一脚我倒一脚。抢了一会儿,穆子金故意使坏绊了韦月一下,两个人佯装着摔了起来,穆子金故意夸张地摔倒在地上,旁边的助教宁高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扑克牌,当做红牌来处罚韦月。看到这场景,大家哄笑起来,气氛一下子缓和多了。之后全队集合,主教练牛金简单讲了这堂训练课的技战术安排,比赛队员开始围着场地跑起来做热身。

在紧挨着一队的场地上,一线队的替补队员和预备队分别做完准备活动,宁高带着一队的替补队员,预备队主教练李强带队分别布置完战术,准备开始比赛。当然,丁心还是没能够首发上场比赛,他坐在替补席上,表情严肃地看着场上,肌肉似乎都紧绷着。李长军看着比赛,目光不由自主地悄悄投向丁心。眼看着丁心来队里三年多了,他也长大了,进入了预备队。李长军清楚地记得丁心被上任主教练史密斯看中的情形。

李长军清楚地记着三年前的那天,也是在这块场地,东山的后备U13队和天泰俱乐部的U15队进行一场比赛。头顶的阳光正烈,修剪好的草地是深绿的,洋溢着一股清香。孩子们的热情一点儿不输这热烈的天气,个个儿摩拳擦掌,像小老虎一样跃跃欲试。

天泰俱乐部的这支队伍是全国冠军,而天泰一直以培养队员为主,虽然多年来他们一直在乙级联赛,偶尔能升到中甲联赛,但每次升上来之后他们就会大批的卖队员,然后再掉级。就这样,天泰俱乐部虽然成绩不好,却先后培养出了十几名队员分布在各家职业俱乐部。东山俱乐部为了长远发展,在储备人才的计划里就有和天泰俱乐部合作的项目。这次,东山俱乐部想从天泰俱乐部的这支U15队里选几名小队员打包买过来,充实到后备队伍中。

比赛进行得很激烈,在东山足校训练的U13队虽然看上去个头比天泰队员小一号,但踢起来那股劲头一点儿都不服输。天泰俱乐部不愧在人才培养上有一套,队员们个个都踢得潇洒自如,才华横溢,很快就掌控了局面,把东山U13队踢得没了脾气。史密斯主教练和他的助手们认真地观看着比赛,一边看他还一边跟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助手们认真地在战术夹上记录着。

虽然U13队踢得很被动,但队里的8号队员依然踢得非常勇猛,控球、传球、过人,都非常娴熟冷静,颇有些大将风度,那股劲儿明显超出了这个年龄段应该有的表现。8号凶狠的拼抢不得不让天泰队的队员们在和他对抗的时候都收着踢,于是,8号踢得更加肆意,经常盘带过两三名天泰球员。有时他传出球来,队友根本接应不上,造成了失误。但8号并不抱怨,而是在丢球后全力冲过去反抢,速度始终不减。面对大他两岁的天泰队队员,他还真的抢下来两次,有一次还形成了射门,被天泰队的守门员奋勇扑救出来。

天泰队队员知道这次比赛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加入东山这样的顶级职业俱乐部的机会,将从此改变他们的命运,所有的场上队员踢得都非常认真。不过,小牛犊一样不知疲倦的东山U13队的8号还是慢慢吸引了史密斯教练的视线,从下半场开始,史密斯把更多的注意力给了8号,而不是那些等待选拔的天泰队队员。

比赛结束,东山U13队的队员们过来向教练们致意,李长军才有机会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孩子。此时,8号略显稚嫩的小脸涨红,汗水在脸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脸上还沾着一片草叶儿。圆圆的脸有一股虎气,略显粗的身材好像特别有劲儿。这哪儿是十三岁的孩子啊?李长军在心里惊叹了一句。

赛后,通过观看比赛录像,史密斯团队分析了天泰这些孩子的速度、力量等各项指标,东山俱乐部花费500万一次性买断了8名天泰队的小队员,加上自己培养的几名队员组建了新的U15队。李长军听说,史密斯强烈要求东山U13队的8号也编到这支U15队伍中来。因为在东山队以前从来没有这样以小打大的先例,其他中方教练提出了质疑,为此,史密斯发了火儿,面对其他教练的质疑,史密斯瞪圆了眼睛,决心一定坚持要把8号提拔上来。最后闹到总经理那里,总经理做了和事老,同意了史密斯的意见。

8号就是丁心。三年过去了,已经16岁的丁心长到了一米八三的身高,肌肉更加结实了。李长军知道,这是丁心这一年来加练的结果。15岁以前丁心经常接受史密斯的单独指导,但那时史密斯不让他专门练力量,只是以练基本的足球技术为主,辅助练些力量和速度。

在史密斯的精心训练下,丁心逐渐成了队里的核心,在后腰位置上表现得非常出色。可惜,一年前史密斯因为一线队成绩不够理想下课,史密斯组建的教练班子也随之分崩离析。面对这个变故,丁心好像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加上新任后备队教练李强在比赛中不再重用他,慢慢的丁心有些心灰意冷。自从打不上比赛之后,一直少言少语的丁心变得更沉默了,但他把劲儿使在训练上。这一年来除了正常训练,他经常主动加练力量和速度,个子也长了一大块儿,肌肉也长了起来。

李长军的思绪回到眼前。一线队替补队员上半场和预备队踢了个平手,都没有进球,在比赛中双方拼抢得很激烈,预备队的年轻队员们一点儿也不给老大哥留面子。

上半场,丁心没有获得出场的机会。下半场开始,预备队踢得更加卖力,对抗更激烈了。面对预备队队员理解的拼抢,一队替补队员开始变得被动起来,替补队员中几次有人被预备队队员踢倒在地。负责吹哨的宁高快要控制不住局势了,他看了看在一旁观战的主教练牛金,牛金面无表情,认真地盯着场上的队员。这让宁高心里有些忐忑,他重新把注意力转到场上,接连警告了几个预备队的队员。比赛最后阶段,因为宁高的严厉判罚,李强眼看预备队再也没有队员可以替换上场了。在替补席北边,一直在慢跑热身的丁心进入他的视线。李强赶紧向丁心招手,示意他过来上场。

丁心快速跑过来,三下五除二换上比赛服,就替换上了场。这是丁心在李强的预备队第一次上场。丁心上场之后一点儿也不发憷,他从后腰位置经常前插到禁区附近。刚上场没多久,他就带球突入禁区左侧,左一扣右一扣过了两个人,从容把球传出来。可惜跟上的队友没有打正,皮球滑门而出。丁心在场上异常活跃,队友右侧下底传中,丁心高高跃起,力压一队后卫,将球顶向球门远角,守门员望球兴叹,眼看着皮球落入网窝。

落后的一线队替补队员急躁起来,预备队队员拿球之后一线队替补队员常常连人带球铲翻在地。为了给一队挽回面子的机会,宁高私下里延长了比赛时间,把哨子含在嘴里,就是不吹响结束的哨音。

这时,丁心接到队友传球快速突破到禁区前沿。和丁心对位的一队队员李成一直紧追着他,眼看着丁心就要突破成功,李成奔着丁心的小腿肚子就是一脚。丁心腿一疼,踉跄了几下坚持着没摔倒,调整过来带球往边上一抹,顺势就要突过去了。欧洲杯这时李成二话不说,直接奔着丁心飞铲了过去,鞋钉硬生生地踢在丁心的护腿板上,发出“咔”的一生脆响。

啊——!丁心痛苦地大叫了一声,甩出去四五米远。看到丁心倒下,李成反倒火了,快速站起来,恶狠狠地冲向丁心。丁心捂着腿翻滚了几下,看李成冲过来,马上忍着疼站了起来,冲李成就是一巴掌。“有你这么踢球的吗?”丁心指着李成的鼻子大声喊。这一巴掌打得李成有些发懵,他上来就要揍丁心。欧洲杯其他队员马上冲过来,分开他俩。但李成不依不饶,跳着要找丁心算账。

“怎么的?怎么的?”宁高从嘴里拔出哨子,也赶紧跑过来。宁高刚跑过来,正好丁心一甩手,正好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脸上。

宁高一下子呆住了。“怎么?你还敢打我?”宁高愣了一下,冲丁心喊,随后,他一下子自己摔在地上,用手捂住脸冲队医喊,“冰块儿,冰块儿!快给我敷上!”

愣住了的李成和丁心一下子停住了。其他队员看宁高这个样子,差点儿笑出声来。宁高折腾了半天,队医才过去,扶起他往场地外面走。边走他一边指着丁心说:“你等着!你等着!”看宁高走了,有几个队员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之后,大家消停了,才发现主教练牛金早就离开了训练场。

李长军回到办公楼,路过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听见张立正在发火儿。张立站在办公桌前,拿起茶杯狠狠地往地上摔下去,啪!杯子碎了一地,茶叶和半杯茶水溅了一片。刘可站在那里,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打仗?一个对抗赛都能打仗?这是什么球队?”张立吼。

“要重罚!重罚!李成得停赛、停薪、停训,还得罚款!那个丁心,从来不见他打什么比赛,还没出头呢就这样张狂,开除!”张立用拳头砸着桌子。“,你赶紧去写处理文件,还在这里愣着干啥!”张立对刘可说。

张立突然看见了正从他办公室门前路过的李长军,他想起和滨城武夷山队比赛之后的情形,突然很想听听李长军的意见。他叫住李长军,李长军来到张立办公室,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张立长舒了一口气。“真气死我了!踢个分队比赛还打仗,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确实得严厉处罚。不过,是不是也得征求一下牛金主教练的意见?”李长军建议。

“哦?”张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是啊,确实得跟他商量一下,我们得统一思想。”张立马上给刘可打电话,让他先别写处理文件了,抓紧把牛金主教练叫到他办公室。

李长军回到办公室,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他也暗自为丁心着急,不由得攥紧了拳头。“这个丁心,怎么就不能忍忍?在预备队快半年了,第一回打上比赛这就打仗!万一牛金也同意开除你可咋整?”李长军心神不宁地来回踱步,丁心的往事又浮现在他眼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sdongcheng.com/,欧洲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